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令和时代的日本 如何打好G20这张牌?

发布日期:2019-09-02 03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对主办G20充满期待的日本,也像去年的阿根廷一般在寻找机缘。比起阿根廷来,日本有太多优势——因位处东亚,在地缘上接近市场庞大的中国和东南亚;作为西方发达国家、G7之一,其在技术、管理等方面的优势仍对发展中国家有较大吸引力。

  “为了避免和关西警方发生不愉快,我们决定——G20峰会期间不上班。”这是日本山口组的决定。包括山口组和从该组织分裂出去的神户山口组都表示,此前在街道上的清扫、接电话、接待客人等“值班活动”,G20期间统统取消。

  山口组是日本最大最著名的暴力团,也就是黑社会。连他们也自觉在G20期间不去办公室,暂停一切活动,可见日本已经到了对大阪G20真正全民以待的地步了。

  随着明仁退位,德仁即位,今年5月1日,日本启用了新年号——令和。随后,将迎来首次举办二十国集团峰会。

  此前,日本曾主办过七国集团(G7)峰会、亚太经合组织(APEC)会议和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,但主办G20还是首次。

  就时机上来说,2019年的G20,恰逢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起各种贸易摩擦一周年有余,包括二十国集团成员在内的与此相关的各国,一年多来都在采取各种反制措施。譬如5月下旬特朗普访问日本期间,一再对日本施压,希图日本能在汽车和农产品等经贸领域对美国做出重大让步。可从特朗普访日期间日美没有联合声明,可以看出——日美在贸易方面的分歧很大。

  在这样的经济背景之下,大阪G20峰会会否达成新的共识,形成新的方向引领,确实令世界瞩目。而对于处于亚洲的发达经济体日本来说,在令和时代,如何打好G20这张牌,其有着自身的考量。在接受《新民周刊》采访时,日本贸易振兴机构(JETRO)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小栗道明说:“日本还是追求自由贸易的。日本已经与欧盟签署自贸协定。未来,我们希望和中国、韩国一起,推动中日韩自贸区建设,甚至在文化多元化的亚洲推动类似‘亚洲自贸协定’的签署。也希望能推动美国改变姿态。”在小栗道明看来,20世纪80年代,日本也经历过与美国的贸易摩擦,许多经验教训值得后来者重视。目前的日本,则在寻求扮演自身所希望的世界大家庭中的一种外交角色,然而,目前看,效果还不明显,只能期待来日方长。

  “我很羡慕你们中国,能和美国在贸易领域对等谈判。”大阪G20召开之前,一位不愿意公开透露姓名的日本商人对《新民周刊》如是说。在他眼里,日本就像是美国的殖民地一般,并不拥有与美国对等谈判的地位。

  回看历史,即使是日本经济如日中天的20世纪80年代,一个“广场协议”,就把号称“东京的地价就能买下整个美国”的日本给打回了原形。1985年9月22日,美国、日本、联邦德国、法国以及英国的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(简称G5)在纽约广场饭店举行会议,达成五国政府联合干预外汇市场,诱导美元对主要货币的汇率有秩序贬值的“广场协议”。当时的日本大藏省相当于被卖了还得跟着数钱。由此,也导致了日本经济20年一蹶不振。

  小栗道明告诉记者:“在日本经济体量相当于美国三分之二的时候,美国开始对日贸易战。尽管随着‘广场协议’后美元贬值,可直至如今,我们发现,日本对美国仍旧是贸易顺差的。”

  今年5月,大阪G20前夕,美国总统特朗普访日。特朗普心心念念的是日本汽车制造商能多在美国设厂,增加在美汽车产量,同时还要求日本向美国开放农业市场,以此减少美国的贸易赤字。作为德仁即位以后首个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的外国元首,特朗普一下飞机并没有首先见日本领导人,而是直奔美国驻日大使馆。在那里,是三十多位日本商人排排坐,等着美国总统来“训话”。特朗普在发言中,点了丰田汽车社长丰田章男的名:“仅在过去两年,日本就向美国投资了数百亿美元。三月份,Toyota……Toyota在哪里?”

  有人顺手指出丰田章男站的位置。特朗普说:“我猜就是你,请起立。感谢你,非常感谢……今天老板来了,可一点都不像是一个老板。”丰田章男此前曾经怼过特朗普,认为丰田在美投资超过60年,养活了不少美国工人,特朗普太不尊重丰田。可在美国大使馆,面对特朗普的嘲讽之词、冷眼相对,丰田章男却也不敢回嘴,只能闷声不响了事。在点名丰田不懂事之后,特朗普与软银总裁孙正义握手,两人看上去挺热乎。分析原因,特朗普上台后,孙正义立即跑去见他,并承诺在美国投资500亿美元,开出5万个工作职缺,才“买”来特朗普的微笑。

  特朗普访问日本前夕,位于东京的软银大厦10楼,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变化。原本陈列于此的华为手机不见了。最近有前往访问者告诉记者:“我仔细观察,发现还剩下一本华为手机说明书放在角落里。”尽管特朗普并未到访软银总部,但软银此举不得不说是防备在先的。要知道,特朗普访日前夕,因为美军知道美国资深参议员约翰·麦凯恩生前与特朗普不和,甚至将“约翰·麦凯恩”号导弹驱逐舰从横须贺美军基地“雪藏”起来,以免惹怒特朗普。

  而对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来说,特朗普访日期间,不可谓不鞍前马后——自拍合影,亲自给按快门;打高尔夫球,亲自驾车,打球前特朗普穿着红色高球装,安倍却仍毕恭毕敬在黑灰横条纹高球装外套着藏青西装。去东京六本木吃炉端烧,安倍作陪;看大相扑,特朗普在没有美国选手的情况下多次高喊“美国第一”,安倍乖乖听着。唯有与特朗普分别乘坐不同直升机登上“加贺”号直升机驱逐舰,安倍才有空偷笑一番。原来,特朗普在舰上竟然脱口而出“我爱这艘船”。这番话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,有媒体称,特朗普为了多卖F-35给日本,猛夸有可能让F-35B上舰的“加贺”号,殊不知“加贺”作为舰名,其前身正是偷袭珍珠港的旧日本海军“加贺”号航空母舰。

  可以说,安倍对美外交的特点就是绝不硬碰硬。即使在特朗普对日国事访问尾声,送别之际,安倍也是微笑着吐出一句“双方没有联合声明”。

  一场没有联合声明的国事访问,将日美贸易悬念留到了7月份日本参议院进行选举之后。当然,日本在经济方面已承诺继续加大对美投资,实现更为强固的日美经济合作,其中包括丰田到2021年对美投资130亿美元,由丰田、电装和软银成立的基金将对美国优步的自动驾驶领域出资10亿美元,并深化在经济和技术方向的合作。

  对于特朗普的日本之行,特别是特朗普与安倍之间的关系,美联社评论称:“用尽世上华丽词藻都无法掩盖两人的分歧。”然而,这样的貌合神离般的分歧,是否能在G20上得以迅速弥合,甚至日美能如期或者提前达成共识呢?

  回想4月26日安倍访美期间,连一般接待朋友用的红地毯都被白宫主人亲自占着,百种滋味在心头的安倍,心里应该明白,特朗普正常情况下绝不会平等看待日本。

  为了求平等,特别是经济领域追寻平等谈判资格,拉上朋友一起和美国谈,可以说是一种办法。如果说20世纪80年代在G5框架下日本几乎找不到朋友,90年代在G7、G8框架下也仍无法找到合适的朋友,那么,如今在G20框架下,无论是传统西方经济强国,还是新兴经济体,还是与日本有着较深渊源的南方共同市场国家等等,日本确实有一定的辗转腾挪空间。这也是小栗道明分析,日本希望寻求“亚洲自由贸易协定”之类文件签署的原因。

  2018年,位处南半球远离北方主要经济国家的阿根廷,本想通过举办G20,一举改变国内金融市场剧烈波动的情况,让比索汇率能够有所回升。然而,随着当年11月底G20的举办,随之而来的圣诞节期间,营业时间延长到凌晨4点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各大购物中心,总体营业额仍比2017年下跌9%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还持续重申,要求阿根廷政府不得调涨薪资或调降水电等公用服务价格。可见,放过了G20的烟花,并不一定代表主办方一定会找到好风借力上青云的路径。

  同样对主办G20充满期待的日本,却也像去年的阿根廷一般在寻找机缘。比起阿根廷来,日本有太多优势——因位处东亚,在地缘上接近市场庞大的中国和东南亚;作为西方发达国家、G7之一,其在技术、管理等方面的优势仍对发展中国家有较大吸引力。

  《新民周刊》从中国日本商会6月19日发布的《中国经济与日本企业2019年白皮书》上看到,其调查的8765家在华日资企业中,超过七成盈利。小栗道明则告诉记者:“目前,在华日资企业中,58.9%为制造业类企业;41.1%为非制造业类企业。这一比例构成,与日资企业在美国、在国际上相比,恰好相反。在美日资企业中,36.6%为制造业类企业,63.4%为非制造业类企业;在世界范围内,日资企业中,43.9%为制造业类企业,56.1%为非制造业类企业。也就是说,未来,日本在华投资的增长点将很可能是服务业等第三产业。当然,诸如新能源汽车等制造业新亮点,也势必成为日资企业在华投资新增长点之一。”

  小栗道明坦言,尽管因为一些美国企业与华为产生的不愉快,导致譬如软银等日本企业不得不在某些产品美国技术含量达到25%以上时,遵守美国法律,而停止原材料供货,由此多多少少影响到日本对华贸易,但这是日本许多商界人士所不愿意看到的。

  回顾历史,日本的东芝、富士通等企业都曾因为技术上的突破而受到美国打压,尝过苦头的日本在这方面比较理解中国。“当年,日本也曾在受到美国贸易打压的时候,扩大进口。我觉得,中国现在搞进博会,就是个很好的举措。”小栗道明分析称,“而中国和日本还有不同之处。日本毕竟在政治军事领域,是美国的盟国。而中国在这些方面就与日本不同。中国的幅员辽阔、人口庞大,也是与日本的不同之处,这些都是中国的优势。”

  G20成员中,印度、韩国、沙特阿拉伯、印尼等都是亚洲国家。小栗道明也认为,日本可以在东亚、在东南亚,甚至在整个亚洲范围内寻找机缘。“我很看重‘一带一路’倡议中,开放、共享等理念。尽管整个亚洲与整个欧洲相比,是个文化多元化地区,有些地方还有比较激烈的文化冲突,但假如类似‘亚洲自贸协定’之类签署后,世界的明天一定更美好。毕竟,放眼世界,亚洲仍是目前世界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。”

  但必须注意到,一年多以来,随着“美国优先”为标志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骤然抬头,从全世界范畴看,经济下行风险是在加大的。对此,中国社科院研究员、上海市公共关系研究院执行院长王键认为,大阪G20上应该大力倡导国际社会维护自由经济体制的信心。

  令和时代,日本想打好G20这张牌,其实也是如此。前路很长,却值得期待……



上一篇:大地院线正式撤离新三板影院行业在暗中“收缩阵线” 下一篇:G20国际峰会载誉归来20年不忘初心徐记海鲜未来可期!